笔趣阁 > 穿越军史 > 扶桑镜梦 > 第三十九章 看呆不嫌事大

第三十九章 看呆不嫌事大

西瓜在常温下精心保存,可以存放15-30天,不过小约翰和直秀也只带了西瓜一种新鲜水果,不过剩下的补给也非常丰富,其中有大量的土豆、干菜、腊肉、咸蛋、味增和各种渍物,以及少量的活家禽、茶叶和芋头烧。

19世纪初期虽然已经有了罐头,但因为成本居高不下,远洋船队的食物还是以未发酵面粉烤制的硬饼干、咸肉、葡萄干、干豌豆和葡萄酒或朗姆酒为主,所以,在得到补给后,英佛联合战船队的士气大振。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补给都受到了欢迎,被称作魔鬼蛋的松花蛋引发了有趣的争议,水手们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评价——喜欢的人把它夸上了天,但更多的英吉利和佛兰西水手都认为这是比咸肉更糟糕的食物。

至于送上船的活鸡鸭,除了被船长等高级官僚吃掉的外,有几只漏网之鱼被水手们当做宠物偷偷地养的起来,成了他们枯燥海上生活的调剂品。

8月29日,因为补给船的出现耽误了不少时间,因此联合战船队驶入阿瓦恰湾后只草草开了几十炮后就结束了当天的战斗。

经过这次试探,两位提督发现直秀的情报非常优秀,炮台的位置大多准确无误,而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港确实没有停泊任何大船——战船、商船都没有,那艘该死的Aurora号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因为黄种人的身份,直秀提出的作战策略,“先攻击各处港口,再考虑登陆作战”,遭到了不少人的反对,但英吉利提督普拉斯坚决站在了直秀一边,至于原因嘛,很简单,他将补给船和直秀等人的出现视为此次作战的好兆头。

另外力挺直秀的小约翰也从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他作为香江分舰队的增援特使,非常受普拉斯的重视——虽然听名字就知道约翰.布莱恩是个凯尔特人,但在远东,一切内部隔阂都仿佛随海风而远去了。

扪心自问,小约翰敢于带一艘商船孤身北上支援自己,这绝对是英吉利绅士精神的杰出体现,对此普拉斯虽然表面克制,但心里十分感动,小约翰赠给他的象牙柄柯尔特转轮手枪,从此他一直带在身上作为友谊的象征。

没有歧视直秀的普拉斯自然能看到这个方案的好处:

首先,敲掉了对手的舰队和商船后,那剩下的港口自然就变成了随时可吃的小点心;

其次,他接到的命令是保护北米、澳洲及远东的太平洋商路,最早的计划“强攻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港”只是情报不足的无奈之举而已,现在看来是过于草率了。

同时,广大水手也站在普拉斯一边,毕竟登陆攻击需要离开熟悉的船只,听起来就让人担心。

因此,英佛联合战船队最后还是通过了“先消灭船只和摧毁港口”的作战方案——虽然和直秀提案的说法有差异,但实质一般无二。

1854年八月的最后两天里,联合船队的炮弹轻松地摧毁了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的港口炮台和码头,并通过引以自豪的康格里夫火箭烧毁了大批建筑,之后扬帆南下。

“恶魔!”

联合战船队将直秀当成了吉祥物,可有人却将联合战队视为恶魔——这个人就是大难不死的穆拉维约夫。

这位鲁西亚的西伯利亚总督,如今非常可怜:

原本他精心策划的乌龙江大补给计划,在直秀原来的世界里大获成功,通过四次的沿江航行,为鲁西亚在北太平洋的领地补充了宝贵的兵力,最终取得了1854年“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包围战”的辉煌胜利。

可因为直秀的乱入,首次补给就在6月23日被

白主的四艘蒸汽舰击溃,螺旋桨风帆混合动力战舰东方号与、希望号汽艇和蒸汽货轮额尔古纳号全部于此役被击沉。

虽然除了三艘船上的水手外其余人员损失不多,但大部分火炮和补给却没能保住,更可怕的是,没有蒸汽船,沿江大补给计划就彻底破产了——乌龙江上中下游主航线加起来将近2600多俄里(2800公里),没有蒸汽舰的引导,靠风帆和人力,船只在内陆河流的航行速度极慢,在短期内根本无法实现大规模补给。

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1852年6月、1854年6月两次乌龙江下游的失败,导致他威信扫地,以前只是桀骜不驯的哥萨克骑兵不时挑战他,可现在连鲁西亚自己人都已经开始质疑他的能力!

就说远东特使普嘉廷吧,大家都是皇帝的心腹,本应该团结互助,可普嘉廷仗着带有四艘战舰,实力上远远超过了分裂后的鄂霍茨克区舰队,居然一举夺走了水军的指挥权,他怎么敢!

这还不是因为自己在远东接连失利的缘故。

虽然是普嘉廷率领鄂霍茨克区舰队接应的自己,虽然自己带着千余人在庙屯缺衣少食、疫病横行,可自己是堂堂的帝国西伯利亚总督啊,普嘉廷你怎么能不顾大局!

而且糟心的事情还不止这些,随着阿拉斯加淘金潮的出现,鲁米公司这条老咸鱼居然翻了身,从自己手中夺走了大量的权利,不但鄂霍茨克区舰队一分为二,而且大量的商人也跑到阿拉斯加去了,这些严重削弱了东西伯利亚总督区的实力。

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今年帝国在欧罗巴大陆的扩张受到了严峻的挑战,英吉利、佛兰西等诸强都先后下场,战火真如自己所料烧到了远东。

可联合战船队为啥出现在堪察加半岛?

你们不是应该优先攻击产金的阿拉斯加么!

这次,虽然自己有把握保打退敌人的进攻,可手下和民众却对自己缺乏信心,导致自己被迫采取了很多强硬的手段,由此引发了很多不满。

前景不妙啊,如果不幸打败了,估计自己的西伯利亚总督就算当到头了;可就算打胜了,事后也是一屁股烂账。

不过自己准备了一条妙计,这次一定会让英佛联军铩羽而归。

可万万没想到,妙计还没开始执行,敌人的船队居然就走了!

穆拉维约夫破开大骂,周围的人都噤若寒蝉,互相递着眼色,“总督的脾气日甚一日地暴躁,真让人担心啊。”

穆拉维约夫的预感没错,离开堪察加半岛后,联合战船队并不是到此为止,而是开始横扫鲁西亚在鲸海北部的重要港口:

9月11日凌晨,舰队突然出现在鲸海北部的鄂霍茨克港。

因为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的崛起,鄂霍茨克已经开始没落,整个城镇只有不到两千人,防御极其虚弱。

而且,联合战船队终于在这里堵住了苦追不得的Aurora号,而且还抓到了大鱼——普嘉廷带领的鄂霍茨克区舰队。

加上Aurora号及普嘉廷带到远东的四艘战舰,鄂霍茨克区舰队也不过是炮舰四艘、武装运输船三艘、高速通讯舰及其它小型船只六艘,而且都是风帆战舰,发射的也是实心弹。

而联合战船队却有主力战舰4艘、轻型炮舰1艘、武装运输船1艘,汽船1艘及白主的4艘小型蒸汽战船。

虽然数量对比是13:11,可鲁西亚人在整体吨位和武器上却远远不如对手,至于在战术和技能掌握上,此时所向无敌的日不落帝国水军更是远远超出,加上凌晨突袭的加成,导致战局从一开始就是一面倒。

吸引了大量仇恨的Aurora号最先被集火,很快就变成了燃烧的海上火炬,它的所有桅杆都被打断了,只能绝望地等待毁灭。

最终,鲁西亚人仅仅只逃脱了三艘船,它们是普嘉廷带到远东的旗舰巴尔拉达号、高速通讯船狄安娜号、被免职的涅维尔斯科伊船长留下的武装运输船“贝加尔”号——狄安娜号、“贝加尔”号都是靠速度逃脱的,而巴尔拉达号则是普嘉廷见机不妙让其它船只拼命掩护才幸免于难得,虽然成功逃走了但也伤痕累累。

这场海战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但白主水军的收获寥寥——除了点燃了几个炮台外,唯一的战果就是击沉了一艘小船,整个交战期间都在划水,完全无法参与大舰队的正面对决。

大胜之下,英吉利的普拉斯提督意气风发,他先让蒸汽巡航舰带着白主的四艘小型蒸汽战船继续追赶敌船,接着一声令下,在舰炮的掩护下,水手组成的陆战队员开始登陆,很快就击溃了数量稀少的守军,接着全面占领了鄂霍茨克。

大战一起,直秀就自觉地和小约翰、江川英敏做了看客——咸亨洋行的补给船自有船长指挥,他们三个则被留在了普拉斯提督的旗舰上待命。

英敏看得舌挢不下,可小约翰和直秀也好不到哪去,这种大海战两人也是第一次见到,三个看完都默默无语,各种念头在心里翻腾不休。

9月11日,联合战船队消灭了鲁西亚鄂霍茨克区舰队的大部,并成功攻占了鄂霍茨克。

9月15日,另一个鲁西亚重要的港口阿扬也被攻灭。

9月17日,追击敌人的英吉利蒸汽巡航舰按照计划到阿扬汇合,并带来了全歼敌军水师残部的喜讯。

原来,普嘉廷带着三艘船先逃到阿扬,随后赶往庙屯躲藏。

本来这个计划挺好的,英吉利太平洋战船队对远东的情报不足,这些人没看过西博尔德的著作《扶桑》,所以并不知道间宫海峡的存在。

在直秀原来的世界里,鲁西亚的穆拉维约夫总督就是利用了对手的情报不足,在明年通过间宫海峡摆脱了联合战船队的追击,不但保全了鄂霍茨克区舰队,还成功地撤走大量的民众。

但这回可不灵了,有白主船只带路,在乌龙江口到庙屯之间,英吉利蒸汽巡航舰和白主的四艘小型蒸汽战船终于咬到了敌人,经过一番激战后,巴尔拉达号、狄安娜号和“贝加尔”号全被击沉,至此鲁西亚在远东的水军基本全军尽墨。

唯一可惜的是,鲁西亚扶桑特使普嘉廷不知所踪。

没有抓到重要人物,中滨万次郎便领着英吉利蒸汽巡航舰北上泄愤,将好不容易有所恢复的尼古拉耶夫斯克又烧成了一片白地。

不过,虽然没抓住普嘉廷,但联合战船队的两位提督对此毫不介意,因为战果够辉煌的了,全歼鄂霍茨克区舰队就完美地完成了首要任务,再说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不是还有一位西伯利亚总督么,抓他也是可以滴。

9月20日,在回转堪察加半岛的途中,联合战船队顺手扫平了鲁西亚人在北虾夷地岛上的最大定居点——1765年,鲁西亚在大岛的北端开始经营,让苦役犯在此开采煤矿,此时居然有大几百人在此生活。

看到鲁西亚人四散奔逃,水手们坐上小船上岸,将财物一扫而空,剩下的屋舍被付之一炬,上百年的苦心经营却在一日成空!

1854年9月29日,时隔一个月后,联合战船队队再次对堪察加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发起猛烈攻击,而此时,鲁西亚在北太平残留的重要据点,也只剩下这么孤零零的一个了。

最新小说: 小叶翩翩 我有一个商城朋友 我在异界修个仙 特种兵之战神无双 我家盥洗室有个副本 我,长生者 降妖捉怪 灵者江山 从十连抽开始雄霸全球 你们的豪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