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其他 > 宠杏 > 第207章 身世之谜

第207章 身世之谜

只是不知道为何,她的胸口堵得慌,她明明恨透了他,可为何亲手结果了他,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她微微蹙眉,将脑子里那乱七八糟的情绪散开,道:“墨无忧到底和楚姣薇是什么关系?如果没有替楚姣薇挡住那一击,或许……或许不会死的。”

北宫千秋抬眼望着她,道:“楚姣薇,是墨无忧的女儿。”

楚姣杏睁大了双眸,而后摇了摇头,笑道:“怎么可能嘛!她爹是楚景茂,难道你说墨无忧和杨氏有关系么?根本不可能的事!”

北宫千秋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抚了抚她拇指上的墨玉扳指,道:“楚姣薇并非楚姣萍,楚姣薇的灵魂,可是你这具身体的原宿主。”

闻言,楚姣杏扯着的笑容慢慢淡了下去,蹙着眉,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道:“你……说什么?”

北宫千秋若有所思了一番,道:“说到底,墨无忧还救过你一命,不过我想,如果他知道你这身体体内的灵魂并不是楚姣薇,他定然会撒手不管的。”

闻言,楚姣杏的表情越来越疑惑了:“他救我?怎么可能呢?”

“你那那次中了望月散的时候,必须服用嫡亲之血才可治愈,而楚姣梨楚姣棠她们试过了,却是近亲。”

楚姣杏蹙起了眉:“你说我们三个不是亲姐妹?”

北宫千秋点了点头,道:“若是完全没有血缘关系,倒也合理些,但是近亲,确实是令人诧异,所以,我也找人调查了一番,发现楚姣薇是楚景茂的堂妹,原名楚颜所生,至于父亲一直都是个谜,带着这个秘密,楚颜改名颜宁,嫁给了堂兄楚景茂,当了名义上的夫妻,这也能合理解释了为什么楚家会对你这么差。”

楚姣杏低下了头,沉思了一番,道:“所以……楚姣薇,是楚景茂的堂妹与别人的孩子?这和你说的墨无忧救我一命又有什么联系?”

“你被墨无忧带走后,我本以为与你天人永隔了,但,你活了。”

楚姣杏愣了片刻,道:“你是说……我能活是因为墨无忧?”

北宫千秋点了点头,道:“起初我也只是怀疑,找人调查后发现并不简单,据楚颜曾经的丫鬟说过,她确实有一段时间与墨无忧走得近。”

楚姣杏眼神极度诧异,她想起了那时候在他的卧房之中看到的画,没想到他那么残忍的人,竟是个痴情种。

若颜宁曾经的名字与她妈妈一样也叫楚颜,即便是有些巧合,倒也让她松下了一口气。

若那个楚颜是她的妈妈,就代表着墨无忧是她的生身父亲,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露出了放松惬意的笑容。

“对了,那丫鬟还说了件怪事,楚颜生下的是一对双胞胎姐妹,楚姣薇是妹妹,那姐姐也是个和我们一样的异色瞳。”

闻言,楚姣杏蓦地顿住,渐渐止了笑容,抬眼望着他道:“死了?”

北宫千秋摇了摇头,道:“那丫鬟说,那个孩子在一天夜里消失了,不过就算当时没死,她一个人那么小,定然也是死路一条的。”

楚姣杏的胸口忽然剧烈疼痛起来,连呼吸都带着丝丝痛意。

她的妈妈说过,她也有个双胞胎妹妹,一出生就死了,说的时候,她有些叹惋,但久而久之,她也没有太在意。

事情真的有那么巧吗?

北宫千秋察觉到了她的异样,顿时有些紧张了,关切问道:“怎么了?”

“千秋,你把桌上的那面小铜镜给我。”楚姣杏的声音很淡,微弱的语气在空中如风般消逝。

北宫千秋满脸困惑,还是点了点头,将铜镜拿了过来。

楚姣杏接了过来,看着打磨平滑的铜镜之中,映着自己美如画的颜。

这张脸与她原来身体的脸几近完全一样,却还是有非常细微的不同,她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耳垂,她原来的身体上,这儿原先有一颗小红痣。

她忽然想到了玄冥珠,是因为这两颗珠子合二为一之时才穿越来的,而玄珠一直都是她的传家之宝。

她忽然有些好奇,不假思索地问道:“对了,玄冥珠一直都是你们家的传家之宝吗?”

北宫千秋似乎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么个问题,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一脸凝重地道:“这是我们家族的秘密,冥珠确实是我们家的宝物,但玄珠是楚颜送来的,因为生了异色瞳小孩,又是与我相对称,这也引起了我们齐王府的注意,一来二去我们也认识了楚颜,那天她将玄珠交给我父王的时候,郑重嘱咐他千万不能对外说于此事,若有人问起,玄冥二珠皆是齐王府的宝物。”

思绪越来越明了,若是楚颜拥有玄冥珠的力量,穿越时空,也是合理的!

所以……她楚姣杏和楚姣薇,并不是两个时空的人,而原本同是这个时空,楚颜与墨无忧所生的双生子?

思至此,她的心脏又狠狠抽痛了起来,蓦地流下一行泪。

“你怎么了?哭什么?”北宫千秋顿时慌了,抬手为她抹去泪痕,轻柔问道,“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

楚姣杏低下头,眨了眨带着泪花的眼,忽然对他有些躲闪。

若是他知道,那个全北冥都恨死了的大魔头墨无忧,是她的生身父亲,他会不会讨厌她?

她立即抬手用力擦去眼角的泪,挤出一个笑容,道:“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好吗?”

北宫千秋见她有所隐瞒,欲言又止,他也并没有资格去对她打破沙锅问到底。

想罢,他点了点头,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道:“好,你好好休息,我就在门口,有事叫我。”

“嗯……”楚姣杏看着他离去,泪如大坝决堤地涌出眼眶,她将下颔枕在双膝上,满腹苦闷。

她从小便没有父亲,小时候她常幻想,他一定是温柔的,高大的,伟岸的,善良的,他的笑很好看,如阳光一般灿烂,他会将她宠成小公主,让她骑在自己的肩头……

可现实如此残酷,她的父亲是十恶不赦的大魔头,他的笑如地狱之中的曼殊沙华般令人毛骨悚然,她的父亲,是个罪人。

最新小说: 我在东京创造都市怪谈 陆大神的吃货娇妻 迪迦奥特曼之黑暗迪迦临诸天 哑巴新娘:季少的千亿狂妻 道门大道长 投资从制霸娱乐圈开始 皇后总想着造反 斗罗之错入 天赐神婿 昼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