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苍截记 > 第一百零六章 逍遥湖侞亡看病

第一百零六章 逍遥湖侞亡看病

一无所获的钝盾和虎贲出来后,将碎石和泥土重新封住了洞口,一是防止苗突鼠再次发生不解的意外,二是,钝盾的意思。

“虎贲,暂时不要将洞口的事情说出来,免得有人来打搅苗突鼠,可以不?”

“钝盾的吩咐,我照做就是了。哎,忙了一通,差点忘了,我找你,是为我妻子的事情,上山之前,我接到蕴竦的命令,将家眷接到鬼鸮墉!”

钝盾笑笑:“你找我也没用呀,是命令,只能接过来!”

“我知道,不就是有人打小报告。算了,忍忍,是这样,孩子上学,你弟妹没事做,鬼鸮墉里,这样弄得我都不敢给她安排了,我是想托你,在微芜研究所里给她弄个事情,免得成天摆在墉内,给我惹出是非。”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虎贲为了这么点私事,也畏畏缩缩。

“好了,你倒是省心,放在我那,看病的事情我也包了,得了,总归没有在卿胖星来得清闲。”

虎贲放低了声音:“我就知道,三怪医者,宅心仁厚。下次来独煞山,别忘了我。”

“在帝枭谷,有什么能瞒住你,你是谷主,记住!”恭维的话听得舒服,而后,虎贲和钝盾飘然而下独煞山。

当两人回到鬼鸮墉的时候,看到了蕴竦在路上溜达,路边上停着他的泡泡萝。

虎贲缩到后面,蕴竦一上来就拽着钝盾钻进泡泡萝里,根本就不理会虎贲。

蕴竦的泡泡萝随即升空。

“你这扎呼呼的做什么?”钝盾问道。

“找你有事,到了就知道了!”

看着神神秘秘的蕴竦,钝盾撇开了仍然抓紧他的手:“两个凌男间,像什么样子?不说就不去了!”

“侞亡召见,不能让他人知道!”

朦胧的逍遥湖,意幻之境,亦是侞亡的梦幻之境,实际上就是侞亡的孤苦之地。

洁净的沙子,清澈的湖水,给予侞亡无上的遐想,映衬着童年时美好的岁月。

最美好的回忆却是禁锢心灵的苦寒之地。

因为再也回不去了!

泡泡萝承载着蕴竦和钝盾两人,来到了长生苑之下。

如干丝瓜一般的电萝,长蛇一般在长生苑下蠕动着,缠绕在一起,是长生苑的重力层。

钝盾从泡泡萝出来后,他感觉有些不舒服,很快,不适感消失了,一条电萝通道闪现,里面的电磁力徐徐拉扯着他向上而去。

不一会儿,他就出现在逍遥湖的藤棚里,他立刻闻到了侞亡的紫茵香,钝盾印象深刻的紫茵香,也是不可言喻的紫茵香。

钝盾特意凑近挂在藤棚里的段逸裙,闻到了一股腥味,看来,侞亡的病症已然明显。

就在他沉思之际,一个声音飘忽过了:“钝盾,出来吧!”

逍遥湖的沙滩之上,娇羞的侞亡,软绵绵的,披着浅粉色纱巾,强撑着身子。

“尊然的侞亡,嘣啧,嘣啧,嘣嘣啧!”

“钝盾,不用了,这种虚夸的词少说为妙,我们都是肉体之躯,哪能永世长存?!”

聪颖的钝盾从侞亡的话里听出了意识:“侞亡,看起来,你的精神状况不是太好!”

“不愧是三怪名医!还是叫你钝刀吧!近来,我总是感觉无力,身子软塌塌的,但是,运用电磁功力来,又太过旺盛,过后,身子更加不得力。我告知于你,一是信得过你,不管是私人而言,还是对于弭远亡代,钝刀的守口如瓶是源于你的医德;二是我相信钝刀如火纯情的医术;三是,不管你坚不坚持三怪,我相信钝刀会伸出援手!”侞亡强压口气,缓缓而言。

“侞亡,钝刀才疏学浅,不敢大言不惭,万一有所疏漏,请侞亡不要责怪!”

“哦,钝刀还有担心!真是出乎意料,是我亡代侞亡的身份,钝刀有所忌惮,看来超逸绝尘的钝刀也脱不了烟尘气息!”

“侞亡说得对!钝刀不过是一介凡夫俗子,立个怪规矩瞎吼世人,混个名医的头衔,也就是个沽名钓誉的人。”

“钝刀还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侞亡面前,一个劲贬低自己的人没有几个,你不会真的是为了三怪吗?”

钝刀摇摇头:“侞亡,不是!”

“那就好!你既然判断我的精神状况不大好,总是有些端倪,能否告知与我,或者仅仅开个药方?”侞亡说完,扯开了纱巾,她身着白色的半腰泳衣,求助的眼神看着钝刀:“我是个病人,虽然说不能坦诚相见,如此还是可以的,你也不算冒犯!”

“那钝刀真得有所冒犯,希望侞亡不要介意!”钝刀心里很是矛盾,巴丝刀曾经戒告他,不要涉及侞亡的紫茵香,但是他是一个弭远人,虽然他还是衍教的教圣,但是,亡代的突变,并非是弭远人所希望看到的,衍教也没有能力,牵涉其中,他只能把侞亡当成一个病人,尤其是那哀求的眼神,让他不吐不快:“侞亡,你知道你的体香吗?”

侞亡心头一颤,何故提到自己的体香:“我知道,有时候像忍冬花的香味,有时候像梦兰花的香味,有时候像桃花香,总而言之,是变幻莫测,我自己都不清楚它为什么会这样!”

“不,侞亡,这才是根源,它侵占了你的嗅觉,早先,可能你的嗅觉只是对体香分辨不清,现在,你对其它物体的味道也出现了差错。你真正的体香,是紫茵香,因为你的错觉,你也没有仔细问过他人?”钝刀直指要点。

“不愧为弭远最杰出的医者,是的,我没问过别人,现在,我闻其它的东西,感觉总是不对劲。钝刀,有何方法破解吗?”侞亡看到钝刀沉思中加深了呼吸,说完后,她只是静静在等着。

眯着眼睛沉思的钝刀睁开了眼睛,只看向侞亡的腰间,接着扫视了侞亡其它露出的肌肤。

“侞亡,你的体香是因为吞虫花,毋需多言,照理来说,停止食用吞虫花花蜜,体香的问题就淡化了。可是,这样来想,却适得其反,反而会加重病情,危及侞亡的玉体,钝刀就千刀万剐,也不能赎罪!”

“那究竟怎办?”侞亡焦急地问着。

“能否容钝刀一些时间!”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还有,这是你我俩仅有的秘密,可以吗?”。

“好的,侞亡,暂时没有,如果涉及到我不能解决的,一定告诉你!”

“谢谢钝刀,你进出帝枭谷,还是通过蕴竦,只是找蕴竦办事!委屈你啦。”

最新小说: Fire!天选之瞳! 归来之前缘未了 我的手办有生命 绿茵圆梦 墨色半生香 魔术后宫学园 祁少深爱:诡计娇妻闹翻天 神雕大大侠 天星齐术 鹤鸣山记